[联艺杂弹]对联学习班作业讨论第五、六讲

第一语文网 6 0

  首先, 请原谅我在课文中的笔误错字, 在此先向各学员道歉。

  其次, 相当之好, 在学员们的作业提交中, 可以看出对联爱好者的热情, 谢谢了!!....另外, 对课文的疑问也不少, 这也是一个好现象, 以下归纳一下在第五、六讲的问题:

  1. “律诗的对仗句是可以摘出来作对联用的, 也可以说律诗中的对仗句正是借用了对联的结果。”——先有对联,然后才有律诗的对仗句?到底是谁问谁“借”?或者互不为“借”?

  2. 对联平仄格式能不能是:仄平仄平仄?

  3. 怀疑是版本不同,赶紧用百度搜索,结果发现符合“翠竹青林”的只有一条,即这次的第三四讲讲稿,其余的都是“青林翠竹”。

  4. 骈体文的韵脚是否真的就有这么个句脚平仄规律?值得怀疑。好象是第一次听说,而且刚才翻了几个名篇,并不见这个必然性,有这么顶着安排的,也有根本不顶着的。

  5. 骈体文的平仄规律用到律诗上了,但骈体文用在句脚,律诗则用在每句的第二个字而已。”也因此对这个说法保持疑问。但没见过相关材料,所以只保持疑问。

  6. 清人可曾提出过“马蹄韵”这个说法或类似规则?可有人肯定和提倡?清朝的什么时间?

  7. 为什么说对联规则的产生,是直接来自对骈体文和永明体诗的改进和升华,而不是来自律诗?

  8. 因为律句的句型更为明确,比永明体的诗句更好把握,且早期的对联多以五七言为主,反而可以推测对联更多的来自律诗。记得以前某次讲课中曾提到对联真正成为独立文体的时间,不知道和“也可以说律诗中的对仗句正是借用了对联的结果”有无冲突?

  9. “胡头尚作宰相, 獠面何废聪明”这可符合骈体文的平仄要求?

  10. 「宁为兰摧玉折,不作萧敷艾荣。」似乎做为语言的修辞手法比所谓的对联问题文体应该更准确。

  11. 马蹄韵是从骈赋中产生的,白衣说骈赋也未必遵循马蹄韵,这个我不大了解,暂不发言。退一步,即使骈赋遵循,大家有没有考虑过骈文句式和对联的差别呢?整齐句式和长短不一的句式对句脚的影响会完全一样吗?长联的句脚需不需要考虑感情的变化?需不需要借鉴词、曲的格律?

  请顾问和嘉宾们尽情发言讨论, 谢谢!!

标签: 鼠年七言对联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