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再现乾隆“下江南”,苏州吴中展出百余宫廷文物

第一语文网 6 0

澎湃新闻记者 陆林汉

清代乾隆在《御制南巡记》中曾总结自己的一生:“临御五十年,凡举二大事,一曰西师,二曰南巡。”其六次南巡,六下江南,必至姑苏城。每次都为此地的人文、风景赞叹不已。

4月30日,“下江南——故宫博物院藏乾隆时期文物展”在吴中博物馆开幕,澎湃新闻在现场看到,展览精选故宫博物院所藏与乾隆密切相关的宫廷文物116件(套),其中包括与苏州息息相关的宫廷文物60余件,不仅展现了清代苏州织造的丝染织绣、玉雕、漆器等独特工艺,也再现了乾隆六巡江南的文化印记。

“下江南——故宫博物院藏乾隆时期文物展”由吴中博物馆与故宫博物院合作,展览分为“密诏传位,君临天下”“稽古崇文,靖边宣武”“怡情乐志,物阜工巧”“龙袍袈裟,兴黄安蒙”四个单元,回顾了乾隆时期的繁盛人文。

南巡与苏造

“金阊清晓放舟行,宝带春风波漾轻。孔五十三易疏泄,涨痕犹见与桥平。”《过宝带桥有咏》记录了乾隆乘坐一叶扁舟,从阊门出发行至宝带桥的所见所感。

爱新觉罗·弘历,即清高宗乾隆,六下江南为人乐道。展览负责人、故宫博物院宫廷部馆员、典章文物组副组长,筹展组组长刘国梁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很多人对乾隆下江南有着很多误解,认为他是游山玩水。乾隆在《御制南巡记》中以‘临御五十年,凡举二大事,一曰西师,二曰南巡。’总结自己的一生。因此,南巡并非游山玩水。展览想表达的,一是乾隆下江南的目的,二是呈现苏造工艺的精美。”

“乾隆时期对各民族政策是比较成功的,平定边疆,吸收藏传佛教,学习汉文化,形成了一个稳定的结构。在当时,江南形成的赋税大概占到了三成,赋粮大概也占到了三成,盐税高达了七成,江南是清朝的经济基础。其次则是人文。乾隆帝有很多老师,其中蔡世远就是汉族文人的代表,乾隆的‘三希堂’即源自于老师蔡世远的‘二希堂’。而江南正是乾隆认为最具文人情怀的地方。所以,展览从这几个方面去构建,凸显江南文化的重要性。”刘国梁说道。

展厅现场

展厅现场

在展厅内,首先映入眼帘的展品是《乾隆朝服像轴》,此画所绘为乾隆﹙1711—1799年﹚老年时期的肖像。乾隆头戴冬暖帽,身着龙袍,端坐龙椅之上,相貌、服饰等均如实摹写,是典型的清代帝王朝服像。

乾隆朝服像轴,故宫博物院藏

明黄色缂丝彩云金龙纹男夹朝袍,故宫博物院藏

之后,则是“宝座间场景”,此宝座间是皇帝临时召见臣工之用,有宝座一个,围屏一面,宫扇一对,剔红香熏一对,甪端式香薰一对、亭式香筒一对。据《活计档》记载,乾隆时期苏州织造曾多次负责宫廷所需玉甪端和玉香筒的制作。这一件件宫廷珍品承载了乾隆六巡江南的文化记忆。

展厅现场,宝座间场景

剔红嵌玉荷花宝座 剔红嵌玉荷花围屏,故宫博物院藏

铜镀金顶座青玉透雕云龙纹亭式香筒,故宫博物院藏

乾隆六经苏州,其中五次行居于苏州织造署,精于纺织的苏州自元代起就设立了织造局,康熙十三年(1674),将其改为苏州织造署,后来也作乾隆南巡时的行宫,苏州织造署的旧址现位于苏州市第十中学。同时,紫禁城与苏州城的关系深厚而紧密,从以蒯祥为代表的香山匠人留下的建筑巨制,到精巧细致的文房用品和生活用器,紫禁城里的苏州风,流行数百载。

此次展览也是一次江南地区与紫禁城的文化联动,精选了乾隆时期由苏州织造制作完成的宫廷珍品,包括缂丝彩云金龙纹男夹朝袍、青玉交龙纽“御书房宝”、乾隆款脱胎朱漆菊瓣式盘等。

在开幕式上,吴中区人民政府周黎敏副区长表示,“清代苏工苏作,誉满全国。自古至今,苏州的匠艺传承有序,希望大家能够通过此次特展,阅古览今,走进江南,走进苏艺匠心。”

青玉交龙纽“古稀天子之宝”,故宫博物院藏

青玉交龙纽“古稀天子之宝”,故宫博物院藏

展览中两方青玉质的玺印尤为特别,玺印为交龙纽,印文为阳文篆字,印四周阴刻填金乾隆皇帝御制《古稀说》,落款“乾隆岁次庚子孟冬上瀚,御笔”,钤刻“比德”“朗润”二印。根据《活计档》的记载,这两方宝玺是乾隆五十五年(1790年)由内务府发往苏州,以一个月的时间完成刻字送进宫中。

白玉螭纽“事理通达”“心平气和”“学诗堂”组印,故宫博物馆藏

白玉螭纽“事理通达”“心平气和”“学诗堂”组印,故宫博物馆藏

另一组三方玺均白玉螭纽,“心平气和”玺为阴文,另二方为阳文。交由苏州织造成做,并叮嘱“其字要做深”。一年后,完成交回宫中,即此组印。

乾隆款玉雕鱼鳞柄金桃皮鞘霜明腰刀,故宫博物院藏

金錾花云龙纹葫芦式执壶,故宫博物院藏

乾隆的汉文化情怀

乾隆虽为满人,却十分喜爱汉文化。他自幼熟读经史,即位后主持了大规模的图籍收集和编撰,数量多达百余种。 平定边陲后,乾隆对经济发达、文人士子云集的江南地区也予以相当重视。勤于政务的同时,乾隆也乐于调养情志。他醉心于绘画、书法、音律、园林,一生鉴藏了大量名家墨宝、传世重器、西洋奇巧。他对江南文人雅客的画笔书墨青睐有加,收藏江南山水,运笔临摹书画,还亲自在苏州织造的行宫题写对联,“南园莺花多胜赏,吴中山水称清吟。”

清人画弘历射狼图像轴,故宫博物院藏

展厅中,清人画《弘历射狼图像轴》是乾隆皇帝谕令宫廷画家绘制的巡狩题材系列作品之一。图绘乾隆皇帝在围场驰马射狼的生动一刻,图中乾隆皇帝及白马当由西洋画家郎世宁主绘,山石树木则由中国宫廷画家所绘,画套粘有旧签,题:“乾隆七年三月吉日”,时值乾隆皇帝32岁。刘国梁表示,“这种多人合作的方式开创了集体创作,而画中马上的丝织品则无疑与苏造有着关联。”

展厅中亦呈现了不少乐器。刘国梁表示,“展厅中呈现了乾隆皇帝对礼乐文明的完善,展出了仿古的编钟,埙、古琴等。乾隆曾让大臣们和他一起演奏古琴,来评定注录,给古琴断代,就像把宫里所有青铜器评定注录一样。”

展厅现场呈现的乐器

清,郎世宁等画《弘历观画图轴》,故宫博物院藏

而在郎世宁等画的《弘历观画图轴》中,郎世宁利用画中画的构图方式,表现乾隆在清风中欣赏《洗象图》的情景。“这时期的作品有着很多写实性。画中,乾隆将自己打扮成苏轼的形象,下方的小童抱着古琴,画与琴都提现了乾隆的人文情怀。”刘国梁说。

展厅现场,(中)《弘历观画图轴》,两侧分别为文徵明《雪景山水轴》与乾隆仿文徵明作品

明,文徵明《雪景山水轴》,故宫博物院藏

展厅现场,乾隆行书仿文徵明前后赤壁赋卷

《弘历观画图轴》两侧是明代文徵明《雪景山水轴》和乾隆仿文徵明的山水画。文徵明为苏州人,“吴门四家”之一。乾隆十分喜爱其作品,也曾多次临摹仿写。文徵明擅画雪景,此幅叠壑高远,山石嶙峋,楼阁隐现,表现了文人雪中寻幽的高雅情怀。 另一边,则有乾隆临文徵明行书《前后赤壁赋》。文徵明书《前后赤壁赋》是其人书俱老之作。较之文徵明原作,乾隆皇帝所临此作,运笔圆活,结体纵逸,章法舒朗,神融笔畅。在前后两篇赤壁赋间,是董邦达的画作。董邦达也是乾隆最喜欢的画家之一,认为其画像五代董源。

乾隆款青玉爵、盘,故宫博物院藏

乾隆与藏传佛教

展览的最后部分呈现了乾隆与藏传佛教的关系。藏传佛教作为中国佛教的重要组成部分,自元朝开始就为历代统治者崇信。乾隆时期是清宫藏传佛教发展的鼎盛时期,乾隆时期的清宫佛堂及佛堂陈设,甚至让来京为乾隆祝寿的六世班禅大师都大为吃惊。它们是极其珍贵的文化遗存,世所罕见的藏传佛教艺术宝库。

展厅现场

紫檀木雕画框极乐世界佛屏,故宫博物院藏

展厅中陈列的一件佛屏以紫檀木为边框,杉木为心,挖出供龛95个,每龛供奉一尊泥擦擦佛,每尊擦擦佛均有藏文题名,各龛罩玻璃,外贴绘绢画。此类佛屏在清宫档案中称“漆泥子佛挂龛”,为供奉佛教尊神的龛。

乾隆款金同侍从大威德金刚三连尊,故宫博物院藏

大威德金刚是藏传佛教格鲁派崇奉的三大本尊之一,是文殊菩萨的忿怒化身。满洲皇帝一直被蒙藏地区尊为“文殊大皇帝”,因此清代宫廷中对大威德金刚尤为崇奉。

乾隆御题过去七佛青玉钵,故宫博物馆藏

另一件乾隆御题过去七佛青玉钵为青玉质,表面染成蓝色,供奉于紫禁城雨花阁西配楼。据《活计档》记载,从乾隆四十七年(1782年)十月二十六日下旨让苏州织造制作七佛偈钵,到乾隆五十一年(1786年)二月二十七制作完成,耗时近三年四个月。

“良工虽集京师,工巧则推苏郡”。回望历史,乾隆“六下江南”的雅谈为人称道,从此也与苏州结以渊源。展览是一次江南地区与紫禁城的文化联动,呈现的是中国封建时代最后的高峰,也是对于封建时代的一次记录。

据悉,在展览期间,吴中博物馆还将开展展览配套学术讲座、课程等丰富的社教活动,并开展“乾隆@江南悦读沙龙”活动,开启一段与乾隆有关的江南之旅,让观众从不同角度了解乾隆与苏州、与江南千丝万缕的联系。

展览将展至7月31日。

责任编辑:李梅

校对:丁晓

标签: 2022年贴对联吉日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