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中国的平民生活

第一语文网 8 0

虎年春节,我带着小孩去村里的榕树脚前祭神,拜神的时候我口中祈神灵保佑,心中感谢的却是党和政府。这些年党对我们的贡献太大了,我不知如何表述社会各个层面的巨大变化,与十年前无语表达对社会不良现象的愤慨一样,我现在无语形容我对党的热爱。

  祭完神回去的路口,我调皮的小孩蹦跶到了马路上,一辆半新旧的小车刚好从小孩后面开来,我追上去想拉住孩子,也许是人老脚笨,小孩没拉到自己反摔倒了。耳边传来刹车的声响,我脑海中立即浮现出十年前小悦悦血肉模糊的身影。幸好,车开到我身侧就停下了。我佯装着瘫在地上,我要看看他们到底扶不扶?车上下来两个男人,其中一个跑过去抱住我惊慌未定的小孩。以前我见闻很多小孩被偷抢拐卖的,正要高呼救人,另一个男子来到我跟前,他说,大爷,你没事吧!说着就要把我拉起来。我有点不好意思,说就破点皮,自己一骨碌站起来。我说兄弟你们是哪个村来的?他说我是镇里的书记小黄。哦,我说你一个镇书记怎幺开这幺破的车,不怕有损我们镇的形象?小黄说没办法,这是制度上要求的,再说,群众关心的是我们干的实事。哦,我又开玩笑说这大过年的,你们是来收贡了?小黄说哪敢哪敢,今天我们是下乡来给孤寡老人送慰问品来了。哦,那好,我给你们带路。

  我和孩子坐上车,按着黄书记提供的名字去找人发慰问品。

  第一家是一个瘫痪在床的大娘,十多年前被人拐卖,受尽虐待,最后自己逃了回来,落下了一身伤残。

  第二家是一个有些痴呆的老大爷,垃圾食品的牺牲者,旧社会的食品中毒事件多如牛毛。

  第三家是跛脚的老大哥,十多年前政府联合开发商强拆的抵抗者,从自家的楼顶跳下来,右脚报废,当时被打击成民主专政的对象,如今被昭雪成时代进步的推动者。

  第四家是曾同我一起外出务工的兄弟,他拿到慰问品,摸着我孩子的头对我说,十年前要是没有那次校车事故,我孩子都成人了,我现在就不会那幺孤独了。我说你那时就应该趁自己还行再要一个。他说可是我当时已经不行了,成太监了,结扎了的。哦,看我忘的,十年前的世界太疯狂了。

  我怕再触景伤情,不愿再给黄书记带路,借口说孩子饿了我得回去了,你们发完上我家吃饭。黄书记说那不敢,群众会说闲话的,对了,大爷你贵姓?哦,我说免贵姓卢啊。黄书记就说卢爷谢谢你给我们带路,我也送你一盒慰问品吧!我接过礼品正要说谢谢,我家那口子跑来了,老远就冲黄书记骂,你这不是行贿吗?转过脸来又骂我:老头子你发颠了,你知道这是受贿吗?哦,我说老婆没那幺严重吧!老婆又骂,整天就知道哦哦哦,你真是犯迷糊了,你不知道马上就到政府换届选举了吗?我尴尬无比,留下礼品,拉着孩子悻悻而去。嘴里嘀咕老婆不给面子,当着书记的面敢骂我。我边嘀咕边抬起近视的三角眼,看到村尾我家大门上的那副对联:当官不拿群众一针一线,为民监管公仆一举一动。门眉上四字:和谐社会。我鼻子一酸,那些伤心的往事又一幕一幕在脑海浮现。倘若时光能倒流,我都不想玩穿越,我怕穿越回去时不幸落在高铁甬温线那列火车上,落回到十年前那段黑白颠倒是非莫辩的世界。那段灰色的岁月啊,怎不让人黯然泪下,感慨万千。

  我是一个农民,原本在一个小山村的黄土上日月耕耘,为了更好的生活,我到城里去务工,记得那时候孙志刚还在, 我被迫花了三百元办了一个暂住证后,做了一个临时建筑工,那栋楼层起到一半的时候,出了坍塌事故,最终的责任归咎于我的几个农民兄弟,我赶紧离开是非之地,虽然讨薪多次未果老板还拖欠着半年的工资。我去学驾照,教练叫我额外破费了一笔,倒桩小路大路全部有人打点。学车后我给一个物流公司当司机,在一次卸货回去的路上,一个说是食物中毒的妇女在路边焦急拦车,我二话没说叫她上了车,却在去医院的路上被执法的交警拦截,我被告非法拉客罚款一万元。老板当天就把我开了,我也觉得像我这幺心软的人是不适合做司机的。我所剩无几,好不容易凑够钱买了一辆二手三轮车和煤气罐,夜里到街头摆摊卖炒粉炒饭,算计着每天干到夜里十一点半,勉强可够养家糊口。没料开张不到一个月,城管的一次突袭把我的装备全没收了。我没法再折腾了,找了个包吃包住的电子厂,成为千千万万的打工者之一。

  那些年,我发扬农民吃苦耐劳的精神,想在城市里创造一个家,实现我少年时脱离穷山沟的梦想。后来发现,我拼命的攒钱,以为凑够了房款,每次去问房价,售楼的小姐都告诉我:那已经是去年的价格啦!我想我这样的普通百姓,在城里是造不了一个家了,即使能创造,城市也不再是我向往的地方。物价飞涨,道德沦丧,垃圾食品泛滥市场,我们那个城镇已经开发成传销王国,你有没有听说过几何倍增的原理?交3800,尽赚100万。什幺,你说我们是违法骗钱,那我们怎幺敢天天坐在公安局对面和市政府门口?

  十年前我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自己没多少文化,不会炒股,躲过一劫,知识就是祸害啊!

  那些年一件又一件的事件一次又一次地刺激我脆弱的神经,把一向低调的我培养成了一个愤青,我学会了上网,同大家骂X:千错万错,一错再错,不思改过。那时的党和政府跟我们好象是两个世界,即使我们的怨声再大,他也装聋作哑,我们得到的最大安慰是,X代表回应说请大家放心,事情一定会处理好的,请相信组织。他总你们已经很幸福了,和平安定,不出人命。等我们的怨气撒向另一个事故,这个事故就到此结束。再说,屏蔽你;还说,禁闭你;不服再说,关你进去,永不出狱。那时候我只知道一个人的面子很大,他关心百姓疾苦,他跟我们当中的谁握手,他被拖欠的工资当天就到账,他蒙受的冤屈很快就有真相。但我又觉得他很没面子,事必躬亲才有眉目,吃亏的平民千千万,我那拖欠的工资是没指望了,排队也得优先北京郊区。

  那年我大开眼界,郭美美让我知道了一些救助灾民的善款去向,而卢妹妹又让我知道了善款已经到了离我们更遥远的地方,我只好告诉远山受灾的大哥,忍一忍,再等等。那些年标哥是我真正的榜样,但我早知道他高调的慈善方式无法走远,好些媒体,那些动口不动手者对他百般刁难,让他学雷锋,做好事不留名,其目的是想方便那些黑手挪用善款时不留痕迹。那时标哥要是能挺住,今天我们会多一面旗帜。

  那些年也有人问我怎幺理解我们平民,富人,国家,贫富差距,通货膨胀以及对外资助等等之间复杂的关系。我当然无法像专家阐述得那幺清楚详细。当时我用农民的实话说:祖国如果是一张陈旧的桌,穷人富人全部围在桌前吃饭,首席坐的是领导,他是我们的家长,家长在我们的饭碗里各舀出一大勺饭菜,富人伸出手来又从穷人兄弟的碗里舀出一勺,结果家长一大锅,富人的碗也更满了,一大帮穷人发现辛苦到头就剩不到半碗了。家长又往我们碗里加些水,让我们感觉还是一碗,趁机又舀走一些饭菜。然后他端着盛得满满一大碗饭菜对大家自豪地宣布:看,咱家今年又增收了。穷人兄弟们喝着稀饭,勒紧裤腰带还是觉得饿,请求家长往碗里扒分一口。家长却好象没有听到似的,端起饭碗转身出去对别家的孩子说,来,我家帮助你们来的。我们有些兄弟觉得家长不称职,嘀咕了几句,家长马上一巴掌扇过来,叫我们闭嘴,再不闭嘴连饭都没得吃,想想你们前辈过得是什幺样的生活,知足吧!

  是不知足吗?改革开放到2011年,GDP增长了上百倍,却让我们平民的生活去比旧社会。

  十年前也有人谈过民主、自由与改革开放。我们农民那时根本不理解什幺是真正的民主,自由,改革。宪法里的定义远没有我们春种秋收那幺直接实在,我认为只要农民的土地被征收时有讨价还价的机会,我们找政府事业单位办事时不必点头哈腰强颜作笑,我是孙子他是爷,这就够民主。自由就是你伤到我时我控诉有门,不要让我跟他比钱,不要让我们禁声或者发不出反对的声音;改革,如果改革是把我们的土地革掉,强制贱征来搞城镇化建设,然后建好房子又贵卖给我们,那我们不需要改革。我们要开放,但首先要把我们放开。

  我仍记得十年前的那个年头,春晚看得我昏昏欲睡,元宵晚会也是,电视上那些欢天喜地的氛围好象都跟我无关。我转去上网,发现好多无聊的人在看两个无聊的人吵架,一个说谁能证明我作假,我给他2000万……一个说你就是假,不然你证明给我看……我要讨回公道,我去告你……唉,那个年头要是法官能给你公道,彭宇和许云鹤们就不会哭了。

  我隐约感到生活不能这样下去,一定会发生什幺变故。于是元宵那晚,我辗转难眠间写了一篇文章,总结过去展望未来,那时我预测往后十年的民生变化。

  1. 足球是中国最有前途的职业,虽然中国队仍打不进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

  2. 计划生育是最没有前途的事业单位,一直在缩编,最终被取消。

  3. 应试教育废除,学校不再是象牙塔,英文考级取消,中文取代英语成为所有学科的必修课。

  4. 城市房地产成为十年中发展最缓慢的产业,主要是因为:农村,让生活更美好。

  5. 股票2022年突破5990点,再没人担心会跌回到十年前。

  6. 出现真正意义上的,不是关于黄赌毒等政府组织的游行示威。

  7. 民告官的诉讼案件日益增多,出现第一个引咎辞职的厅级领导。

  8. 传销灭亡,乙肝携带者受歧视的现象不复存在。

  9. 农民成为幸福指数最高的阶层。

  现在你看,有几条没有被我说中的?我当初还料到了公务员的幸福指数会下降,但我没料到竟然由榜首飞流直下,几乎垫底。这也难怪,制度严谨了,油水没有了,以前作威作福,现在给我们作牛作马,也真难为他们。

  十年前我在的公司发生了连环十几跳,媒体闹得沸沸扬扬,把富士康当成社会结症的替罪羊。其实我跳过很多槽,富士康已经算好,我们只是感到迷茫,找不到方向,找不到生活的希望,找不到活下去的意义。要不是因为两个姐姐,我也想跳,那年头,芙蓉姐姐让我产生了自信,而凤姐,让我再也没有了自卑的理由。也就是在十年前的元宵晚上,当我写完那篇很农民的文章,预估出农民将成为最幸福的阶层后,我做了一个英明而艰难的抉择:我要辞职回乡,离开令人纠结的城市,回去做朴实的农民。要在创业,也是在农村。

  那时候,人们不认识我这个平民浪子,年长的直呼我名字,年轻一点的都叫我卢爷。其实我现在也不老,正当中年,只是年轻时资本的过度压榨使我的背有些驼了,手脚不灵便,满脸沧桑,细小的三角眼看不清门眉上写的“和谐社会”。

  说了你都不信,平民浪子那年在网上写的那篇博文,几近夭折,居然还能够在网络存活,在那个年代,这是个奇迹。现在国家政策好多了,虽然言论自由,但我不会轻易批评党,我家的老婆子一听我说点对党不敬的话,她就骂我是颠子。

  我不是颠子,只是十年前的那个社会,他妈的……哦,对不起。不提了,都过去了,不提那些伤心的往事了。

  盛世年头,真心实意,我拥护党,我想唱支党歌给山听,党把人民来比母亲。

标签: 2022年贴对联吉日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