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对联(转载)

第一语文网 6 0

艺文志:我与对联时间:2007年04月02日 作者:☆何瑞红☆ 点击:14次 艺文志:我与对联

   作者:张跃虎 2007年4月01日 来源:海南日报

   我与对子结缘,始于少儿时期。那是1960年代之初,我仍在读小学,而秉持“耕读传家”理念的村中长老们,还常进行着晚间雅集;邻村也有人来凑热闹。他们多属旧时乡间庠序的末代学子,虽是农民,但有一定的国学功底,又能即时创作和吟唱格调高雅、意境幽远的崖州民歌;其中还有记性超常、过目成诵的奇人。他们的集会,通常以和诗、赛歌、对对子为主要内容。先君照魁公不时带去参与此类活动,由是撩起我对诗词辞赋、民间歌谣和对联的浓厚兴趣,并如饥似渴地“学而时习之”,完成了相关学识的“原始积累”。诗赋、歌谣暂且不说,本文只讲我与对联的“交情”。

    涉足此道之初所接触到的第一副对子,便以其恢宏气象震撼了我的心灵。直到40多年后的今天,我已几欲阅尽人间奇联,仍鲜见在气派上可与之比肩者。它出自父亲向我讲述的一个故事。说的是乾隆王当年游江南,途中雅兴大发,乃拟了一则上联命从员应对———

    玉帝行兵,雷鼓云旗,雨箭风刀天作阵

    侍臣争相“表现”,但无人及格。倒是一位民间儒士对出了令乾隆满意的下联———

    龙王夜宴,星灯月烛,山肴海酒地为盘

    寥寥30 字,已把天地间最宏丽的物事一网打尽,且意态上以静制动、以弛对张,构成一幅雄伟壮观的巨卷。

    在雅集上又听到其他前辈说及两则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对联逸事:这逸事都与本村的名人有关。一则讲的是清末上京考中“顺天举人”、后来又成了《崖州志》主篡的张嶲;说他15岁时去某村办事,该村有位贡生欺他年幼,便以其姓氏为讥讽对象,向他扔出一则上联:

    弓长二尺,举步高张,难射半天飞鸟

    张嶲询知对方姓符,乃不慌不忙,也以“符”为靶子,回射一“箭”———

    竹付一竿,遍身灵符,好招满地姑魂

    “姑魂”乃崖州客语群对未婚已亡的风流女鬼的卑称。此联语意歹毒,手法更高,令堂堂贡生大失颜面,当场气得直翻白眼,不久竟病死了。

    另一则逸事讲的是张嶲岳丈朴公的弟弟陈二美。他年轻时跑到镜湖去教书,而那里正是举人吉大文的家乡。吉公欲试其文才,便甩出一则上联来考他。此联用中药名巧辏而成,里面还纳进了陈二美的名字:

    陈皮二冬美乌当归熟地

    意欲打发他回家。陈才力不逮,乃借助其兄朴公对出了下联———当然也以中药名连缀成句,并嵌入吉大文的大名:

    桔梗大枣文且知母乳香

    此联以“桔”谐音“吉”,公然讥讽吉举人“乳臭未干”。语虽尖刻,但吉公坦怀大度,不同那符贡生一般见识。看了对子,知道孔汶卧虎藏龙,乃拈须一笑,颔首称许,并与陈结为忘年交。

    诸如此类的奇联巧对,故乡还流传着不少。其中有以地名缀成的,如:

    白狗逐山猪,跑上岭头高地

    赤龙翻水内,抱道海尾通天

    联中除“逐”、“翻”两动词外,其余20 字顺次纳入了崖州西部10个地名,可证系崖西儒士的手笔。有的对子则蕴含着深切的人生感慨,如:

    担重人轻轻挑重

    途长脚短短行长

    而举人张嶲也留下不少高雅的楹联。较有意思的是他赴京考中举人后撰写的一副对子:

    春色满瀛州,不特柳绿桃红,更有火树银灯,辉腾北阙;

    清音留福地,岂止莺歌燕语,且听黄钟大吕,声震南天。

    此间流露着春风得意,也展示了这位天涯才子要一鸣惊人的抱负。

    上述对联大都出自乡土,既具有汉族农耕文明的普通特点,又印着崖州地域文化的特殊胎记。在物质贫困中,它们为我提供免费的精神大餐,营养了我的童年与少年。我不时与尊长们对对子,斗“拆字”、“藏头”等技法,以此获取无穷乐趣。及至“文革”动乱,传统对联都成了“封资修黑货”;老人们又相继故去,雅集不再,联苑萧森。我的履历自此翻过写意的一页,掀开另一种人生:颠踬于山路荆途,迷茫于白云苍狗,身心皆疲,灵肉俱伤,也就失却了玩对联的雅兴与条件。直到“文革”结束,改革开始;对联园地,渐见复苏。于是,前度张郎今又来———我可以重游故苑了。

    那阵子正流传着一则顺读、倒读都同样的上联———

    上海自来水来自海上

    下联要求以地名应对,且行文格式须与上联相类,故一时难倒了不少高手。而我彼时仍在五指山腹地一座小城供职,住所背山面水,和山水“心有灵犀”,对与大自然相关的妙联也就有较敏锐的感应,所以不必多费心机,就从莽莽语林间把下联“逮”住了:

    中山沉香木香沉山中

    这种对偶句,可谓“天作之合”,只能巧遇,不可强求。我虽很轻松地“对”出来了,但不过偶尔得之;且平仄也不甚合格,仍无由以“才子”自命。可另外一些“绝对”却无法靠运气信手拈来,而需要深厚的功力方能驾驭。如故乡很早就流传的一则上联———

    室寓客家,寂寞寒窗空守寡

    用字是清一色“宝盖头”,据传此联出自一位寄住朋友家中的寡妇之手。她年轻、貌美、才高,求婚者众。为便于挑选,乃征联以择夫。拟出这等妙句已够奇绝,要对好下联则难上加难。结果无人能够应和,才女只好守寡终生。我儿时就听父亲讲过这故事,一直想对出下联;但字海浩茫,无从下网。直到去年,才终于把对句“打捞”出“海”———

    纱织细绢,纷缊丝缕续絪缘

    “纷缊”意为五彩斑谰;“絪”即褥子或床垫;“絪缘”乃同床共褥之缘。我此联全以“糸”为偏旁,吟成后反复把玩,自我感觉良好。只惜那美丽才女已湮没于岁月的烟尘,时空远隔,香魂难唤;极目云天,未免怅然。

    攻下此“绝联高地”,我才真有了些自信:接着又从辞海中“网”住了据传为乾隆帝所拟的那则“千古绝对”的下联。乾隆的上联是———

    烟锁池塘柳

    这看似寻常的五个字暗藏玄机———它们的偏旁顺次正好是火、金、水、土、木五行,要求下联用字也须全部以五行为偏旁。乾隆的锻句功夫果真了得,不过我仍嫌其“池塘”二字有点小家子气,表述也尚欠明晰,觉得改为“湖堤”(其偏旁同属“水”、“土”)更大方、贴切。数百年来,不少楹联发烧友为这对子痴狂,但没有几人是对得像样的,唯传为郭沫若作的“炮镇海城楼”可称工巧。而本人所对的下联则是———

    灯镶汛地松

    “汛地”为古代驻军之所;“松”象征军人的刚强与坚贞;“灯”可寓意一种信念或襟怀———它“镶”挂于营汛的松树之间,图像堪称瑰丽。且乾隆出上联写晨景,我对的下联是夜色,正好相配。我还拟出了另外一则下联:“焰销海坡林”,但比“灯镶汛地松”就逊色多了。

    以上所写,仅及对联之“体”,即它妙不可言、精美绝伦的外在的汉文组合形式。作为中国农耕文化孕育的一朵雅俗共赏的艺术奇葩,它集合了诗、歌、赋三者的重要特点———兼具律诗的严谨对仗、歌谣的抑扬音律和辞赋的长短句法。汉字的特殊结构,又为张扬其写作技巧提供了广阔的空间。我把它视为“脑力体操”或“心理空调”最简捷有效的工具,在编务、问学之余,不时以对对子自娱,使思维与想象保持着青春活力,并且在大都市的灯红酒绿、人欲横流中,努力给自己营造一种田园牧歌式的淡泊、宁静、闲适、平和的心境。

    对联还有其“魂”,即内涵,说起来更有意思,但那却是另外的话题了。

   相关文章

  原文标题:艺文志:我与对联 - 教育档客 jydoc.com

  原文网址:

标签: 有谐音的对联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