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商隐对后世尤其是红楼梦的影响

第一语文网 7 0

  渭岱金红:李商隐

  小李杜之于大李杜,小李更像大杜,小杜更像大李。李商隐曾自比杜甫。而“二李”李贺、李商隐,也对后世有深远影响。徐渭受李贺影响很大,张岱则受李商隐影响很大。鲁迅早年喜欢李贺,而对李商隐的吸收也很多。李商隐是承接唐诗宋词的一位重要人物。作为赋艳之大宗,近师李贺,中效徐、庾,远绍宋玉,后来的金瓶梅、红楼梦作为肉淫、意淫顶峰,也难保不受其影响。中国感伤主义传统由宋玉开创,经曹植、南朝艳诗宫体、晚唐艳体诗发展,到李商隐得到进一步继承和发展,成就十分突出,还影响了红楼梦的风格。  李商隐倾慕李贺,李商隐《李贺小传》说:“长吉将死时,忽昼见一绯衣人,驾赤虬,持一版,书若太古篆或霹雳石文者,云:‘当召长吉。’长吉了不能读,[焱欠]下榻叩头言:‘阿弥女老且病,贺不愿去。’绯衣人笑曰:‘帝成白玉楼,立召君为记,天上差乐不苦也。’长吉独泣,边人尽见之。少之,长吉气绝。”

  这则故事一定给徐渭和张岱留下深刻印象。徐渭写尔衡,后人写徐渭,红楼梦写晴雯,都化用此故事:

  夜航船:芙蓉城主 石曼卿卒后,其故人有见之者,恍惚如梦中言:“我今为仙也,所主芙蓉城,欲呼故人共游。”不诺,忿然骑一素驴而去。(一城之主,一国之主。主芙蓉城,城即国。晴雯,晴,明主。雯,彩云易散,飞灰烟灭。)

  夜航船:仙台郎 《续仙传》:晋侯道华晨起,飞上松顶,谢众曰:“玉皇召我为仙台郎,今去矣。”

  徐渭趣驾:徐渭死后有被太上老君迎去写第文的传说,徐渭的晚辈章重《梦遇》记载说:尔时闻传唱声渐近,见三四异人有秉奇树叶为障日者,冠白羽云纺之衣,前曰“青藤君复作尘批游耶?太上方课督篆文,趣驾矣”太上老君是道教的至高神之一,策文是道教的专用文体之一。

  《狂鼓吏》:三国时期著名的狂士祢衡击鼓骂曹操,曹操将其杀害,在阴间,曹操接受判官审判,祢衡在阴间又一次击鼓骂曹操,将其一生所做不仁不义之事痛快骂出,曹操被判下地狱受苦,祢衡升天做“天使”。

  晴雯芙蓉城神:一路行来,一路凄楚,猛然见一寒池上有两株枯萎的芙蓉,想起林妹妹曾经抽花签抽到过芙蓉花, 丫头说晴雯作了芙蓉之神,她们也许在仙界又重作了姊妹也未可定,不觉又喜欢又悲痛起来,乃看着那满池的枯荷败叶嗟叹了一会。忽又想起林妹妹死后并未到灵前一祭,如今何不在这枯萎的芙蓉前一祭,岂不尽了礼,比俗人去灵前祭吊又更觉别致。)

  徐渭与李贺、李商隐:

  徐渭评传:徐渭十七岁时,他第一次参加童试,不第。嘉靖十九年(1540),年届二十的徐渭再一次参加童试,仍不第。再次受困于场屋,对徐渭是一个沉重的打击。复杂的家境,拮据的经济,使得徐渭再无退路,不得已,他向学政痛陈窘况,祈求复试,作《上提学副使张公书》,言辞恳切,申言孤孽之苦,痛陈履历之难:“业坠绪危,有若碁卵,学无效验,遂不信于父兄,而况骨肉煎逼,箕豆相燃,日夜旋顾,惟身与影。”描述描述了自己狼狈偃蹇之状,表达了假以三年,即可“语文章则跨制两汉,语尽性则驾轶四儒”的决心,文中广征博引,屡以先哲相喻:“北溟之鱼,终亦南徙,扶桑之鸟,岂当垂翅?古人志在四方,故桑孤蓬矢取诸广远,重耳奔窜而霸,马援牧边而达,奋名发迹,岂有拘方?激昂丈夫,焉能婆娑蓬蒿,终受制于人?”得到了提学副使薛应旗的激赏,而谓之“句句鬼语,李长吉之流也”。但是“文章自古无凭据,唯愿朱衣暗点头”,往后竟屡遭挫折。

  徐渭以“率”与“雕”作为其品评李贺诗歌的总标准,他往往在诗题之下首先给以“率”或“雕”,或“半”(率雕各半),间或亦有“雕而其实率”(如评《唐儿歌》)、“雕而雕”(如评《绿章封事》)的总评。徐渭虽然将一些诗歌名篇如《李凭箜篌引》等评为“雕”类,评《金铜仙人辞汉歌》、《雁门太守行》等诗为“半”,但他似乎更赞叹赞叹的是李贺自然抒写性情的率真之作,更重视李贺自由奔放,不拘一格的乐府和古体诗。徐渭批注最为详尽的不是李贺的传世名篇,而是游戏之作《恼公》。他总评该诗云:“五十韵必是美人恼公者,犹乱我心曲也,今方言可爱者反曰可憎。”对于李贺的率真之作尤其赞叹,如他评李贺的《示弟》诗为“率”,云:“平易似不出贺手,冲淡拙率尤是贺之佳处。”评《致酒行》云:“绝无雕刻,真率之至者也,贺之不可及乃在此等。”不难看出,徐渭对于李贺有独特的理解,李贺的“不可及”之处,并非通常人们所理解的“字字皆雕锼”,而是率真。李贺的奇险之作,在徐渭看来,亦不违率真范则。事实上,徐渭在自己的诗歌中奇崛之作在在可见。对徐渭诗歌的这一审美取向,前人已有共识,如袁宏道谓其诗歌“有长吉之奇而畅其语。”黄汝亨谓其“诗如长吉,文崛发无媚骨。”诗求率真,是徐渭诗歌风格论、创作论、鉴赏论的共同原则,也是其“真我”说在诗歌领域里的体现。值得注意的是徐渭关于“率真”的原则与本色、奇谲等风格的关系问题。通观徐渭的文艺思想不难发现,徐渭论本色主要是就戏曲而言,由于舞台艺术具有瞬间接受与不可重复性的特点,曲辞宾白需充分顾及观众的听觉效果,而与诗文等文学样式区别显然。因此,徐渭在《题昆仑奴杂剧后》中云:“语入紧要处,不可着一毫脂粉,越俗越家常,越警醒。”。但是,在诗文领域,我们很少看到徐渭的尚俗之论,这与其后袁宏道所倡的诗文当“宁今宁俗”似有不同。其实,徐渭在率真的价值标准之下,对于诗歌的具体风格并无特别崇尚,但他特别注重作品的艺术感染力,如他说:公之选诗,可谓一归于正,复得其大矣。此事更无他端,即公所谓可兴、可观、可群、可怨,一诀尽之矣。试取所选者读之,果能如冷水浇背,陡然一惊,便是兴观群怨之品,如其不然,便不是矣!。自古疏解《论语》之作甚多,但如徐渭这样以“如冷水浇背,陡然一惊”为训的似别无他人,这便是有“旷代奇人”磊砢居士《四声猿跋》,载《徐渭集》第之誉的徐文长之“奇”处。这样我们就不难理解徐渭何以喜爱以奇险著称的李贺之诗了,因为在徐渭看来,奇险并未有违率真的价值取向,奇险正体现了少年李贺“应举失意人”的性情。事实上,徐渭诗歌中也有很多风格荒寒奇谲,很得李贺遗风的作品,而这也是傲兀而不得志的徐渭胸膈的自然抒写。与诗歌相比,徐渭对于文的风格虽然没有多少正面的论述,但在他的师法取向,以及对朱熹批评苏轼之文的反批评中可见其基本审美取向。徐渭自谓其文“尤契者蒙叟贾长沙,兼并昌黎、大苏”,如果说他契于贾谊蒙叟(庄子)之文,分别代表了他入胡宗宪之幕恍若国士之“诸生期”以及此后“山人”期不同的人生经历,而与文章的内容颇为适应,那么对昌黎、大苏的取法则真正体现了他的审美取向。

  徐渭对联

  思亲泪落吴江冷;望帝魂归蜀道难。 ——徐谓题安徽省芜湖有灵泽夫人祠

  安徽省芜湖有灵泽夫人祠,祠祀蜀汉昭烈帝刘备的夫人孙尚香。蜀汉建政后,孙权派人接妹妹回东吴,后陆逊火烧连营,刘备大败而病死军中,孙夫人对江痛哭,投水自尽,后人建庙祭祀。上联化用崔信明佚句“枫落吴江冷”,下联用李商隐“望帝春心托杜鹃”句式,写出了孙夫人一生的不幸和壮烈殉夫的所为,遣词精巧,凄楚动人。

  青州赠鼍矶研 副以诗奉答

  徐渭(袁宏道评:义山词色少陵音调)

  恭承锦字题文石,尚带青州海气浓。

  蜃影几痕疑墨绣,雀台万瓦贱漳铜。

  醉朲好蘸张颠发,老去羞笺郑氏虫。

  应有红丝螭匣底,宫鬟争捧写苹风。  夜航船:

  李义山如百宝流苏,千丝铁网,绮密瓌妍,要非适用。

  李义山兄弟俱以文章着,同为一集,号《李氏花萼集》。  八叉手:温庭筠工赋,每人试作赋,八叉手而八韵成。又言庭筠作赋,未尝起草,一吟一韵,场中号温八吟,亦号温八叉。

  开元、天宝间,则有李翰林白之飘逸,杜工部甫之沉郁,孟襄阳浩然之清雅,王右丞维之精爽,储光羲之真率,王昌龄之隽拔,高适、岑参之悲壮,李颀、常建之雄快,此盛唐之盛者也。大历、真元间,则有韦苏州应物之澹雅,刘随州长卿之闲旷,钱起郎士元之清赡,皇甫冉曾之竞秀,秦公绪之山林,李从一嘉佑之台阁,此中唐之再盛也。下暨元和之际,则有柳愚溪宗元之超然复古,韩昌黎愈之博大沉雄。张籍、王建乐府得其故实,元、白叙事务得分明,与夫李贺、卢仝之鬼怪,孟郊、贾岛之瘦寒,此晚唐之变也。降而开元以后,则有杜牧之牧之豪纵,温飞卿庭筠之绮靡,李义山商隐之隐癖,许用晦晖之对偶,他若刘沧、马戴、李频、李群玉,此晚唐变态之极矣。

  红楼梦:一个香菱满嘴里说的是什么:怎么是”杜工部之沉郁,韦苏州之淡雅“,又怎么是”温八叉之绮靡,李义山之隐僻“。放着两个现成的诗家不知道,提那些死人做什么!”

  宝玉道:“这些破荷叶可恨,怎么还不叫人来拔去。”宝钗笑道:“今年这几日,何曾饶了这园子闲了,天天逛,哪里还有叫人来收拾的工夫。”林黛玉道:“我最不喜欢李义山的诗,只喜他这一句:”留得残荷听雨声“。偏你们又不留着残荷了。”宝玉道:“果然好句,以后咱们就别叫人拔去了。”说着,已到了花溆的萝港之下,觉得阴森透骨,两滩上衰草残菱,更助秋情。

  湘云道:“”宝玉“二字并无出处,不过是春联上或有之,诗书纪载并无,算不得。”香菱道:“前日我读岑嘉州五言律,现有一句说”此乡多宝玉“,怎么你倒忘了?后来又读李义山七言绝句,又有一句”宝钗无日不生尘“,我还笑说她两个名字都原来在唐诗上呢。”众人笑说:“这可问住了,快罚一杯。”

  始知上帝垂旌,花宫待诏,生侪兰蕙,死辖芙蓉。听小婢之言,似涉无稽;据浊玉之思,则深为有据。何也?昔叶法善摄魂以撰碑,李长吉被诏而为记,事虽殊,其理则一也。故相物以配才,苟非其人,恶乃滥乎其位?始信上帝委托权衡,可谓至洽至协,庶不负其所秉赋也。因希其不昧之灵,或陟降于兹,特不揣鄙俗之词,有污慧听。乃歌而招之曰:天何如是之苍苍兮,乘玉虬以游乎穹窿耶?地何如是之茫茫兮,驾瑶象以降乎泉壤耶?

  (红楼梦里说杜工部甫之沉郁,韦苏州之淡雅,温八叉之绮靡,李义山之隐僻;杜工部甫之沉郁,韦苏州应物之澹雅,温飞卿庭筠之绮靡,李义山商隐之隐癖,可谓是同出一人之手。)  

  金瓶梅:

  《金瓶梅》与《徐渭集》大量的语言相同或者相似

  2 108 徐渭《予与钟公子华石大赌藏钩,钟输,后山茶一斤,予输,写扇十八把》 相如消渴甚

  《词话本》第七十二回 侍臣不及相如渴 文字类似——《金瓶梅》中引用李商隐诗

  17 246徐渭《张云南遗马金囊》(时余尚羁而张亦被议):年来不为临邛病,无奈羁愁渴易生

  《词话本》第七十二回:待臣不及相如渴,特赐金茎露一杯 意义相似——《金瓶梅》中化用李商隐诗

  「玳筵开,香焚宝鼎,绣帘外,风扫闲庭。落红满地胭脂冷,碧玉栏杆花弄影。准备鸳鸯夜月销金帐,孔雀春风软玉屏。合欢令,更有那凤箫象板锦瑟鸶笙。」  正是:「比花花解语,  比玉玉生香!」

  苏轼:

  【南乡子(集句)】

  寒玉细凝肤(吴融),清歌一曲倒金壶(郑谷。)杏叶菖条遍相识(李商隐),争如,豆蔻花梢二月初(杜牧。) 年少即须臾(白居易,)芳时偷得醉工夫(白居易。)罗帐细垂银烛背(韩渥,)欢娱,豁得平生俊气无(杜牧。)

  【南乡子(集句)】

  怅望送春杯(杜牧,)渐老逢春能几回(杜甫。)花满楚城愁远别(许浑),伤怀,何况清丝急管催(刘禹锡。) 吟断望乡台(李商隐,)万里归心独上来(许浑)。景物登临闲始见(杜枚,)徘徊,一寸相思一寸灰(李商隐。)

  【南乡子(集句)】

  何处倚阑干(杜枚,)弦管高楼月正圆(杜枚。)蝴蝶梦中家万里(崔涂,)依然,老去愁来强自宽(杜甫。) 明镜借红颜(李商隐),须著人间比梦间(韩愈)。蜡烛半笼金翡翠(李商隐,)更阑,绣被焚香独自眠(许浑。)

  红楼梦:林黛玉为何讨厌李商隐?最疼的是曹雪芹

  《红楼梦》第四十回,林黛玉说:“我最不喜欢李义山的诗,只喜他这一句:‘留得残荷听雨声’”。

  只爱“留得残荷听雨声”

  宝玉觉得这些残荷碍眼,于是说:“这些破荷叶可恨,怎么还不叫人来拔去。”宝钗打圆场,笑道:“今年这几日,何曾饶了这园子闲了,天天逛,哪里还有叫人来收拾的工夫。”林黛玉却漫不经心地说了一句:“我最不喜欢李义山(李商隐)的诗,只喜他这一句:‘留得残荷听雨声’。偏你们又不留着残荷了。”  贾宝玉是典型的可爱暖男,看到“女朋友” 黛玉喜欢残荷,也不管自己听没听懂,就赶紧对对对对对地改口说:“果然好句,以后咱们就别叫人拔去了。”说着,已到了花溆的萝港之下,觉得阴森透骨,两滩上衰草残菱,更助秋情。  为什么天天写诗的林黛玉,却说自己最不喜欢李商隐?又为什么只爱他的“留得残荷听雨声”?这就要谈到李商隐诗歌的晚唐美学了。(俺认为此处是运用了欲扬先抑的烘托手法,是为了突出留得残荷听雨声,寄托了愁苦,充满了诗意。很有点周作人苦雨斋里品苦茶的味道。取得很好的效果。)  有人说,情绪低落的时候,李商隐是一粒安眠药。年少轻狂、顺风顺水的时候,根本看不进去什么“向晚意不适,驱车登古原”的晚唐美学,也无心琢磨什么“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的神秘哀伤。

  因缘重读李商隐

  《红楼梦》,6岁拿耳朵听,16岁拿眼睛看,26岁拿心读。年少时不解,为什么林黛玉不喜欢李商隐?这个困惑了我很多年的问题,直到今年重读李商隐,也许是因缘和年龄到了,突然当头棒喝,找到了答案。

  好多人不喜欢李商隐的晦涩难懂——他的诗不像李白、杜甫的叙事性,几乎是把所有叙事、具体事件和对象都抽离掉,只剩下所有生命共通的《无题》。什么是“沧海月明珠有泪”?什么是“蓝田玉暖日生烟”?如果你用考据学的态度去解李商隐,一定要考出这首诗是悼念亡妻……那首诗是哪个暗恋对象……最后就会陷入一个巨大的干涩的无底洞。  李商隐的诗,最好的注解,就是去看西方象征主义的画。如果一定要用一种色彩去形容一个诗人,李商隐写得最好的诗,画面几乎都是冷红色——“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你能感到夕阳的那种视觉依然灿烂,却是强弩之末没了温度的冷红色);“红楼隔雨相望冷,珠箔飘灯独自归”(从视觉到触觉的冷红);“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夜雨红烛,温暖却透着凄凉的冷红)。  冷红像极了整个晚唐的色彩,时代依然是最伟大的唐,只不过气数将尽已至黄昏。从此以后,再无“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的灿烂烂的盛唐。  这是我感到的第一个层次的李商隐。第二个层次,是几个月前在北海。海边一块非常普通的碑,一看就是后人新刻的装饰用的。上面是李商隐的“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  表面看,这是生命最动人的情诗——丝就是“思”,这是一份《霸王别姬》式的“差一天、差一个时辰、差一秒钟都不是一辈子”的想念,直到临死最后一口气“丝”方尽了,“思”方尽。若这辈子像蜡烛,那我就一直在烧在哭,直到最后灯灭油枯了,眼泪才干。  我怔怔地看着北海的那块碑——这是对整个生命多大的热情,多么拼命地在“烧”。就像那句有名的话,“活得不苟且!不要怕!要用100度热情去烧这辈子!”

  “不苟且,用100度热情去烧这辈子”,1000年前的李商隐就说吐了。

  再看他的“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再看他的“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再看他的“蜡炬成灰泪始干”,哪一个画面不是对生命的美好的无限热忱、不舍和耽腻。  这是我读到的第二个层次的李商隐——对生命有太大热忱,又对人间太过眷恋。  第三个层次的题解,反而在李商隐非著名的两首诗中。一首是《北青萝》,这是李商隐后期受佛教影响写下的诗,“残阳西入崦,茅屋访孤僧。落叶人何在,寒云路几层。独敲初夜磬,闲倚一枝藤。世界微尘里,吾宁爱与憎。”最后一句,我哈哈大笑。  很多人对此诗的评价不高,因为他不是李商隐最动人的冷红色的晚唐美学,又说他读佛也没读通,总之是没放下。“世界微尘里”,这是《金刚经》说的“三千大千世界碎为微尘”,“吾宁爱与憎”,这是《维摩诘经》里说的“于一切有情无憎爱”。而李商隐是读了一圈儿佛经,访高僧,然后苦笑一声,哈哈,若是于一切有情无憎爱,那我倒是宁可在三千大千世界里,明知人间是剧场,依然有爱有憎;明知红尘是苦,依然做个“有情众生”。  李泽厚先生研究中国美学,讲到很重要的一条“太上忘情,太下不及情,情之所钟,正在吾辈”。我觉得拿这句解释李商隐再好不过了。

  李商隐临终前一年,写过一首《暮秋独游曲江》,里边说“荷叶生时春恨生,荷叶枯时秋恨成。深知身在情长在,怅望江头江水声。”

  这是让我当头棒喝的句子——深知身在情长在,怅望江头江水声。

  “留得残荷听雨声”“荷叶生时春恨生”……连留的残荷都要听雨声,连荷叶一枯一荣都会动情的一个男人,临死前自嘲(自夸):罢了罢了,我这辈子是做不到“太上忘情”了,身在情长在,于是释然,平静地怅望江水。这算不算一个美丽的自我认知?

  “身在情长在”,安静接受自己无法解脱、无法忘情的事实——这是我读到的第三个层次的李商隐。

  情至深处,不过如此。我哑然失笑。

  读义山诗最疼是曹雪芹

  再回头说黛玉(或者说曹雪芹)为什么最不喜欢李商隐。因为李商隐和曹雪芹太像了。读义山诗,最疼的应该是曹雪芹——都是繁华落尽后散场前的挽歌,前者是辉煌的大唐;后者是富贵的曹家。鲁迅讲《红楼梦》是“悲凉之气,遍被华林”,如果《红楼梦》是曹雪芹抄家前所有繁华富贵的巨大回忆,那也已经是贾家“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的年代,还剩一个“白玉为床金做马”的富贵空架子,暗地里“都要偷老太太的东西去当了”,王熙凤都要去放高利贷东补西凑维持排场。曹雪芹看到李义山的“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怎么不疼?

  贾宝玉住怡红院,开诗社自称怡红公子,之前还有个号叫“绛洞花主”。什么是“绛”?绛就是一种视觉上的冷红色。“红楼隔雨相望冷,珠箔飘灯独自归”,这是李商隐?还是曹雪芹?

  说起晚唐时的小“李杜”,上篇《杜郎俊赏扬州路》中说了,这小杜不像老杜,倒有点像李白,而这“小李”(李商隐)也不像大李(李白),倒有点像“老杜”。李商隐的诗工整严谨,确实有老杜的风味,像这首《安定城楼》:

  迢递高城百尺楼,绿杨枝外尽汀洲。贾生年少虚垂涕,王粲春来更远游。

  永忆江湖归白发,欲回天地入扁舟。不知腐鼠成滋味,猜忌宛雏竟未休。

  这句“永忆江湖归白发,欲回天地入扁舟”,清代查慎行(也就是金庸先生的祖先)谓:“王半山(安石)最赏此联,细味之,大有杜意”。王安石还说:“唐人知学老杜而得其藩篱者唯义山(李商隐)一人”。说的很不错,老杜之后,将律诗写的出神入化,对仗精工的,非李商隐莫属,大家请看李商隐的《马嵬》一诗:

  海外徒闻更九州,他生未卜此生休。空闻虎旅传宵柝,无复鸡人报晓筹。

  此日六军同驻马,当时七夕笑牵牛。如何四纪为天子,不及卢家有莫愁。

  中间二联中镶嵌了“虎”、“鸡”、“马”、“牛”四个动物,还有“六”、“七”两个数字,但一点也不刻板滞重,而是如行云流水般自然,不禁让人拍案惊叹。当然,从李商隐的诗作中可以知道,李商隐本身对杜甫是十分敬重和喜爱的,李商隐有一首诗叫做《杜工部蜀中离席》,居然把自己假想为杜甫,写了这样一首诗:

  人生何处不离群?世路干戈惜暂分。雪岭未归天外使,松州犹驻殿前军。

  座中醉客延醒客,江上晴云杂雨云。美酒成都堪送老,当垆仍是卓文君。

  鲁迅与李商隐  赵敬立

  历来的鲁迅诗歌研究者,大都注意到了鲁迅与庄子、屈原、魏晋诗人以及龚自珍等的继承关系。但却很少有人将他和李商隐联系在一起。鲁迅与李商隐诗,类近之处甚多。比如,他们都多做无题诗。李商隐六百多首诗中,无题及有题等于无题如《锦瑟》之作有六十余首,几近十分之一。而鲁迅四十余首旧体诗,无题及有题等于无题之作有十余首,约占四分之一强。鲁迅与李商隐诗歌艺术上尤其是意象的奇特、缤纷、跳跃与组接方式的同中之异及其原因,留待后文分析。这里且从文本分析着手,举出显而易见的例证

  首先,是他们诗作中所用词语的相同。为方便说明起见,兹略作排比鲁迅诗句列前:

  1.灵台。 “灵台无计逃神矢”《自题小像“归来寂寞灵台下,著破蓝衫出无马。”《偶成转韵七十二句赠四同舍》。 2.中原。 “血沃中原肥劲草”《无题》“长戟乱中原,何妨起戎氏。”《井泥四十韵》,“中原困屠解,奴隶厌肥豚。”《行次西郊作一百韵》。 3.岁暮。 “岁暮何堪再惆怅”《无题二首》“不堪岁暮相逢地”《赠赵协律哲》。 4.荆棒。 “故乡如醉有荆棒”《送君携兰归国》“高田长拼杨,下田长荆棒。”《行次西郊作一百韵》。 5.万里。 “万里长风送客船”《别诸弟其三》“万里风波一叶舟”《无题》。 6.秦女峨。 “秦女端容理玉筝”《赠人二首其二》。“理”日记作“弄”“素女悲清瑟,秦峨弄碧萧。”《送从翁从东川弘农尚书幕》。7. 斯民。 “又为斯民哭健儿”《悼杨检》“右辅田畴薄,斯民常苦贫。”《行次西郊作一百韵》。 8.梢骨。“积毁可销骨,,《题呐喊》“昔叹谗销骨”《闻著明凶问哭寄飞卿》。 9.莫向。 “莫向遥天望歌舞”《赠日本歌人》“莫向禅前奏花落”《宫辞》。10. 岂有。 “岂有紊情似旧时”《悼杨栓》“岂有蛟龙长失水”《重有感》。  这样的例证还可以举出很多。经比照,另有“蛾眉”、“下土”、“酩配”、“惊雷”、“微醉”等多个语词仅指双音词,单音词不计互见。考虑到鲁迅诗作本不多,且自身亦有语词复用的情形,这样的互见比率是相当高的。文学史上,因为喜欢某人的诗作,沉潜把玩,浸染日久,以至一旦命笔作诗时,在用字遣词和体式风格上与其表现出惊人的相象,这样的情形屡见。鲁迅之于李商隐即属一例。其次,是他们诗作中句子的相近似。上举语词之例句中,已有一些显示出句式或句意的相同或相似,兹再举若干更为显明的例证:

  “金屋何进贮阿娇”《惜花四律其二》“金屋修成贮阿娇”《茂陵》。

  “度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题三义塔》“相逢一笑怜疏放他日扁舟有故人。”《赠郑说处士》。

  “春兰秋菊不同时”《偶成》“春松秋菊可同时”《代魏宫私赠》。

  “敢有歌吟动地哀”《无题》“黄竹歌声动地哀”《瑶池》。

  “有病不求药,无聊才读书。”《赠邹其山》“有客虚投笔,无聊独上城。”《城上》。

  “下土谁秦醉,中流辍越吟。”《无题》“日月淹秦甸,江湖动越吟。”《念远》。  这些句子,有的直是成句的剥用,其句式、句意高度近似,应当足以说明问题。然而,不止于此。还有篇章命意的相近似。如鲁迅的《所闻》与李商隐《即日》。先分录二诗:

  华灯照宴敞豪门,娇女严装侍玉搏。

  忽忆情亲焦土下,徉看罗袜掩泪痕。《所闻》  小苑试春衣,高楼侍暮晖。夭桃惟是笑,舞蝶不空飞。

  赤岭久无耗,鸿门扰合围。几家缘锦字,含泪坐鸳机。《即日》

  李商隐和红楼梦 王庆云

  李商隐的《春雨》一诗,也是将“红楼”与“梦”联系在一起的:

  怅卧新春白袷衣,白门寥落意多违。

  红楼隔雨相望冷,珠箔飘灯独自归。

  远路应悲春晼晚,残宵犹得梦依稀。

  玉珰缄札何由达,万里云罗一雁飞。

  《锦瑟》:“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庄生梦蝶”与“红楼一梦”;“杜鹃啼血”,以冤禽写悲情恨怀,与“千红一哭,万艳同悲”;“珠有泪”与“绛珠仙草”流泪、“还泪”;“玉生烟”,珠与玉,成为一对耦合的意象和形象。

  《重过圣女祠》:“白石岩扉碧藓滋,上清沦谪得归迟。一春梦雨常飘瓦,尽日灵风不满旗。萼绿华来无定所,杜兰香去未移时。玉郎会此通仙籍,忆向天阶问紫芝。”诗中所写的圣女祠,简直就是一处“警幻仙姑”们的“太虚玄境”!

  第四十一回,妙玉为贾母捧茶后,又为宝钗和黛玉斟茶,给黛玉的那只茶杯形似钵,镌有三个垂珠篆字:“点犀乔。”[16](P569)这很自然会使人想起李商隐《无题(“昨夜星辰昨夜风”)》诗的名句:“心有灵犀一点通。”“通灵犀”之说见于《抱朴子》,李商隐以“通灵之犀”借喻相恋男女心意暗暗相通,《红楼梦》用来,自然贴切,于不经意间,浑然天成;而且,给黛玉的茶杯为“通灵”之物,贾宝玉所口衔和佩带着的那块“宝玉”,不也正是“通灵宝玉”么。

标签: 2021春联七言对联大全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