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 联

第一语文网 6 0

春 联

  春节快来了,也没有太多过年的感觉。可能是验念了那句“小孩盼过年,大人盼插田”的俗语;也可能是久居喧嚣的城市,缺少了农村过年时独有的喜庆和热闹。

  直到有一天,经过某个小镇,看到满街张挂、叫卖着的春联,才真是感觉到了猪年已来临。

  镇上的集市一般是倚路而天成。卖年货的、卖菜的、卖鞭的、卖服装百货的,应有尽有,也无所谓“占道经营”。路过的司机也断不会鸣笛催赶,仿佛是不愿错过这闹热的街市。

  当然,最让人注目的定是春联,红红的挂满整个街市。

  春联是每家过年必不可少的。年货可以少,春联不能孬。一定要挑一幅合时合身合家境的。现在的春联都漂亮了,金银色的墨汁,花红的底儿。歌唱和谐的,祈祷风调雨顺的,祝福才富双收的,只要你想要的,能诗作画的写者定能给你写上来。买回家,张贴在家门口,纳个一年的吉祥如意。

  看着满街的春联,想起了在故乡过年贴、写春联的事来。

  上高中以前,都是父亲从镇上买回两张红纸,请村中的老先生写春联。写完后,父亲拿回来,大年三十儿早上,我和弟弟就去张贴。

  上高中后,母亲说,你都算是个“秀才”了,该自己写春联了。我哪敢,自己的那几个字,怎抬得上桌面,何况春联总得管上些日子吧。父亲还是只管买两张红纸,母亲一再坚持要我写。没办法,苦练一个寒假的毛笔字后,颤颤着准备写春联。

  父亲又上镇上买了一只毛笔一瓶墨和一本农历,农历上有各式各样的春联,看着意思挑上一幅,期待“万象更新”吧。七言的,硬着头皮按着字数把红纸给裁了。摊在桌上写,觉着太高,一不小心,墨汁还流了;放在地上写,觉着太低,拿捏不住笔,关键是字写不好,心里没底。只好叫弟弟端着纸头,我写一个字他托一截。

  写完18个字,鼻尖沁汗。风干。

  三十儿一大早,母亲就催着我们早起贴春联。贴春联是不用浆糊胶水的,那样粘不牢,风雨一来,春联就会被撕烂。母亲用水和上新鲜的小麦粉和糯米粉,放在锅里用温水边煮边搅,煮个半熟,和匀了,粘性特强,基本上可以管上几个月甚至一年。时间长了,除红纸的颜色渐淡外,字和一年的期盼与祝福还在。

  贴春联前,必须把大门边上往年的春联和灰尘清理干净,然后用和好的“粉汤”按裁好的春联尺寸刷墙。春联上也要刷上一点,边边角角的,不能刷得太多,刷多了把红纸刷透了,春联就会成“猫脸”。

  春联有上联下联之分,先左后右,站在门槛的石凳上就可以贴,贴横批足有2米多高,是非要用木凳加高才贴得够的。通常是母亲扶着凳子,弟弟看是否贴正了,或上或下或左或右,我就站在凳子上贴。

  贴完春联,父亲往往是不动声色,或瞄或看但从不言语。母亲是要站在大门前,从不同角度看的,看看字,念念对联,笑盈盈的。三十儿的早饭便可以开始了。

  后来,自己成了家,春节也不是每年都回老家,也就没写、没贴春联了,但回家时,定会看看贴在大门上的春联;再后来,父亲去世了,老家的房子卖了,也就没再写、贴春联了。但每每过年,我总喜欢看看贴在单位和别的人家大门上的春联。

  看着春联,想起以前,希冀着将来。

  2007.2.14

标签: 2021春联七言对联大全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