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屌丝们的喧嚣

第一语文网 7 0

  写作屌丝们的喧嚣

  ——2013’中国?达州第三届网络写作交流会暨网络写手新春联谊会之私人日志

  钟 钦

  2013年1月27日中午,我自北外徐家坝南下南城,参加2013’中国?达州第三届网络写作交流会暨网络写手新春联谊会,一路上见到多对新人举办婚礼,而在通川桥头的会场锦湖大饭店,就有三起豪华婚宴。难怪这冬天里的太阳,也笑得像是娶到梦中情人的新郎,心花怒放喜不自胜。

  在通川桥南头下车,沿州河边步行去锦湖大饭店,灰不溜秋的州河水在丽日下,也弄些浮光跃金的幻象,夸饰一些虚假的美丽,一如我们今日的生活,处处都喜欢金玉其表。州河两岸,闲人众多,下几局棋、打几圈牌、跳几曲舞,放几只风筝,卖几副江湖打药。而跳舞者尤多,随行的朋友指笑到:“绝jīng舞!”我半天才反应过来,不禁莞尔。这名字也取得太他二奶的绝了,神了。什么意思?那些男的女的,哈哈,你慢慢去想吧。这,我不告诉你。看到一个大排档,名字叫食辣酒吻。门口一副对联:食辣四方宾客,酒吻三江豪杰。食辣酒吻,哈哈,新颖、贴切,有趣。有回在大竹一个镇上,也看到一个店名,叫菊花香火爆园。大凡网友,都知道这菊花的意思。这个店名就经不得联想了。锦湖大饭店有三起婚宴,新人们的照片争奇斗妍。可见饭店的生意不错。咱们的汉字很奇妙,汉字的多义性、隐喻性、同音异义性,使汉语姓名隐寓着特殊的信息。在姓名学上,锦字字义为:金帛分明,吉则富贵,凶则恶死,忌车怕水。湖字字义为:英敏多智,一生保守,中吉晚劳,妻贤子贵。今天是个好日子,祝愿天下新人们幸福安康。

  电梯上到三楼,见到忙着接待的下岗职工、我是猪和川妮。

  下岗职工是我多年前的老朋友,他的亲戚住过我楼下。此刻见到他胳膊上贴的名字,才晓得他就是在凤凰山下论坛非常活跃的下岗职工。他本是市上某局的中层领导,走出政府部门后,在凤凰山下论坛调侃性的注册了ID“下岗职工”,用他自己的话说,时不时在上面发点“瘪言”。他的文笔不错,毕竟做过领导,很多问题的看法,不但有大局观,更有深度广度。

  在论坛的“巴山文学”版,他以《昨日黄花》为名贴了些散文。我以前不知道下岗职工这个马甲后面藏着的就是他老哥,只泛泛看过,没怎么回帖。因为这“昨日黄花”一词明显错误,根本没有“昨日黄花”这个词,纯是“明日黄花”的误用。“明日黄花”原指重阳过后逐渐萎谢的菊花,没有什么好玩赏的了。后多比喻已失去新闻价值的报道或已失去应时作用的事物。语出苏轼《九日次韵王巩》:“相逢不用忙归去,明日黄花蝶也愁。”我做了多年教师,屁本事没有,倒养成了好为人师的臭毛病,就给他隐约指出这点,他找了理由辩白,我就懒得去回帖了。对于在汉语上,把错误的东西人为地扶持起来,并以这种错误的东西去取代正确的东西的做法,我一向很反对,这大约源于我对汉语的痴爱。虽然我也常常犯此类错误,比如此拙作,就有很多并不规范的网络用语,过得一段时间,这些用语可能就会消失了,再也没人理会得。

  刚去世的南开大学名师中国语言学会理事宋玉柱先生,在《光明日报》上曾就“明日黄花”和“昨日黄花”做过甄别。宋先生指出:中国古代习俗,重阳节是赏菊的日子。据说,过了重阳菊花即将凋谢,成了过时的东西了。因此,用“明日黄花”来比喻过时的事物。有些写作者不知道这个成语的来源,以为“昨日”才是过去时,“昨日黄花”必然是比喻过了时的事物。这是因为他们不了解这“明日”“昨日”划定的标准——“今日”何所指。如上所述,“今日”是指九月九日重阳节,赏花的正经日子。过了今日才是明日,花当然会随着时间推移而变得不鲜艳了(这里“明日”宜作宽泛的理解,不一定就是第二天)。既是如此,说成“昨日黄花”就缺乏理据了。细想,“昨日”菊花也许尚未盛开,也许尚在作蕾,怎么会成为“过了时的东西”呢?由此可见,用“昨日黄花”来比喻过时之事物,不但不合此成语的原意,也有悖于逻辑,实在不可取。

  我是猪本是生意人,却痴心文学,热心公益。前年他就找到我和巴山文学版的老版主蝴蝶(此处“老”字指任职年限长,不指实际年龄老。蝴蝶实际上还是个小妹纸,妹纸嘛,其芳龄是不能随便打听的),商讨由他出资,办个内刊,刊发论坛巴山文学版上的作品。后来诸事繁杂,加之民间办刊,钳制太多,这事就不了了之。川妮多年前就在川东北诗坛崭露头角,和我们一家人都很熟悉。昔年曾拜托她为我家找个保姆,她找来的保姆漂亮得洗白海报上的明星,我家领导见了,立即感到威胁,第二天就赶紧换人。呵呵,历史上的柳下惠只是个传说。有一年,在罗江仙女洞开笔会,饭后在峡谷的小道上散步,路边野花正如朱自清说的,似眼睛,似星星,还眨呀眨的。周嘉触景生情诗兴大发,高声而深情的朗诵道:

  你从这里走过

  坚硬的水泥地

  顷刻间

  也开满了鲜花

  周嘉说,这首诗,就是川妮写给他的。那一时刻,我看到周嘉这个铁血男儿,眼睛里灌满了红酒。可惜,这次周嘉没参会,我已两年没见到他了。周嘉是个很高明的中医师,眼睛向下看,常常免费给底层挣扎者看病,但他却当了几年的棒棒。很多人都认为,周嘉当棒棒是为了体验生活,然有一次,他真诚的告诉我,他不是为了体验生活,他是为了生活。当一个国家一个民族,迫使一个作家,生生所资,难以为继,那这个民族肯定病得不轻了。一个作家尚且如此,遑论我等普通百姓。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我们这个社会,尤其是很多大又不毬大的官员,眼睛历来都是向上看的。仰官长如幺儿,驱百姓为牛马。

  很快,大厅里就人头攒动,来自各地的写手三五成群,随兴散座在十来张铺着红桌布的大圆桌边。绿色巴山张艇舰是达州市作协网络写作专委会的主任,会议由他和大漠孤烟直诗人龙克、达州笑傲王贤明等网友具体操办。绿色巴山歉意连连说,因为三起婚宴,时间太紧,无法布置会场,连 台都来不及设。我却觉得这种形式很好,网友们写手们身份平等,何必要搞些人坐在 台上?我们这个社会,已经被权力机制给毁灭得没有半点正常态了。你看那些坐在台上的人,或一脸精明或一脸厚朴或一脸慈悲或一脸庄严或一脸骄横或一脸凄苦或一脸奸诈或一脸虚伪或一脸淫邪或一脸狂妄或一脸冷漠或一脸凶恶或一脸谄媚或一脸惶惑或一脸痴愚或一脸疲惫,在权力面前,他们的心高高悬着!在权力面前,他们的灵魂颤栗着!在权力面前,他们的人性毁灭着!就重庆赵红霞的视频事件,有个网友发了条微博说:“我们看到他们的时候,他们在台上;我们看不到他们的时候,他们在肉上。”我转发时,加了一句:“在各色肉上。”

  我坐在前面右边的一张圆桌边,身边坐的是龙克、表演口技的唐毅彪和他才11岁的徒弟邱硕、我们单位小美眉晓晨妹纸等人。中间一桌是达州全搜索的登哥陈登全,带来的市电视台的帅哥靓女。近几年因为网络写作而改变了自己命运的水自流,见到我和登哥,忙拉我们到旁边桌子的一个妹纸旁,说:

  “这就是小狐。”

  “小狐?小胡?”我一时迟疑。

  “达州博客的小狐。”水自流笑道。

  几年前,达州广电网开设达州博客,朋友希望我邀约些人去扎场子,一时间,醉月、茉莉、倾城、嘉宝、荷舞东风等几个妹纸把达州博客闹了个风生水起,水自流就是在这里发帖批评达州的文化人而惊动了网络。这个时候,小狐神秘的出现了,同醉月、茉莉们一样,文字灵动奇妙,直接秒杀我们达州一些所谓的作家。很多人总是不承认,语言文字的运用能力,根本就是一种与生俱来的天赋。百分之一的灵气,远远胜过百分之九十九的经验。小狐连发了几篇帖子,倾诉一种惆怅,呢喃一种悲戚,抒写命运的曲折悲郁,立马引来网友们的热切关注,从话语指纹上,可以推断出这个小狐是年轻女性,大家都热盼与之一见。但小狐又突然消失了,彻彻底底的从达州博客消失了。我都给这个小狐留言多次,希望出来见见大家。小狐的命运牵动着整个达州博客。然而,无论我等何等的千呼万唤,小狐,消失了就完完全全消失了。

  多年之后,醉月、茉莉、登哥等我们一起聚会时,都要说起这个小狐,都免不了一阵唏嘘。眼前这个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小狐?我打量着眼前妹纸,白衣胜雪,黑发似瀑,身段高挑,体态婀娜,用几句老话:从头看到脚,风流往下跑;从脚看到头,风流往上流。原本是传说中的小狐,今天看来小狐不是传说。我更惊叹的是水自流的本事,居然把小狐展现在了我和登哥、醉月的面前。这家伙,不去做摩萨德、克格勃、FBI,简直浪费了自己。水自流把我和登哥引介给小狐,小狐对我说:“从你文字看,我还以为你是个老头儿呢。”一瞬间,我差点石化。不知该杯具,还是该洗具。不单小狐,很多人都对我说过类似的话。我真是七八十岁的心吗?网络大社会,世界小舞台。小狐和醉月没说几句,才发现彼此在大学,至少同过两年学,并且还在同一行业工作。该死的ID,可恶的马甲。不过,真要是个个实名,没有了马甲,网络写作差不多就呜呼哀哉了。但是,当今网络,早就是:“小样儿,你穿上马甲我照样认识你!”

  “天下网友心相连,网友不分你我他。天南地北各东西,走到一起是一家。”会议是由艺术剧院的张黔生和市人大的杨晓琴主持。我对身旁的晓晨妹纸说,我们单位,这么多年了,是找不到张黔生和杨晓琴这样的人的。他们的才艺、他们的气质、他们的普通话,我们学院的做主持的,远远不及。张黔生本来要表演川剧的变脸,由于没有服装道具,变脸不变,变诗歌朗诵李太白的《将进酒》。他声音浑厚洪亮有磁性,难能可贵的是他没有把将进酒的“将”字,读成jiāng,而是正确的读成了qiāng。说实话,以前,我都是把这个字读成了jiāng的。巨汗一下。我们学院有次拍的专题片,就是请了他配音。不用说,那专题片好评如潮,当然啰,具体是我做的嘛。杨晓琴是那种极具文艺范儿的丽人,如果围巾一下,就是林徽因的孪生妹纸,一样会赢得徐志摩金岳霖的癫狂。晓晨妹纸一直惊叹她的优雅漂亮,我看到一个男网友,眼睛都直了。从杨晓琴一出现,他的手机就不停的对她狂拍,真是奇葩!男人压根就是视觉系动物。她虽就住在我家对面,隔20来米的街道,阳台对阳台,但我也就貌似只有在这种会议上,才见到她回把回。原来她这样的人,是拿来凡夫俗子膜拜的。

  网友们群情激昂,唱唱歌,诵诵诗,跳跳舞,演演口技,说说相声,交流交流写作心得,笑声、口哨声、喝彩声、巴巴掌,一片乱响。参加婚宴的人麻将不打了,饭店服务员事不做了,估计那些个新人也穿上马甲换了装变了脸,都挤来看开会了。唐毅彪的口技表演,更是采声雷动。他表演了军队系列:起床号声、行军队列声、军乐声、口令声、手枪声、步枪声、飞机声、飞机机枪扫射声、炸弹声、炮声、冲锋号声等;散打系列:母鸭叫、公鸭叫、未成年的母鸡叫、成年的母鸡叫、未成年的公鸡叫、成年的公鸡叫、公青蛙叫、母青蛙叫,无不惟妙惟肖。特别是本需要几人合演的火车声,他一人独演,逼真得有个偶然进入会场的老头惊恐叫道:“快躲开!啊,哪里来的火车?!”以前我读《口技》,以为那是小说,世上哪有这样的奇人?看了他的演出,方知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他口技灵异如斯,若去甜言蜜语溜须拍马,只怕早就直上九重了。他的徒弟邱硕,小娃娃胖乎乎的,机智幽默,逗人喜爱。上台说单口相声,竟然来了句:“说的不是相声,是寂寞。”这个时代愈是喧嚣,个体的人,无论老幼,也愈是寂寞。以前,我在篇散文里写了一句:“午夜梦回,才知道热闹的世界是别人的,寂寞的心灵是自己的。”贴到网上,引来无数共鸣。龚放唱了一首《等待》,他个子不高,块头不大,却音域宽广,音质敞亮。他这等待,可是要等待达州网络写作屌丝们的逆袭?

  当下达州的网络写作,找不到几个地标。只有水晶花邓易珍,这个《抱瓦罐的女人》,捧来了一本厚重的诗集。我不懂诗,故无从评说。文坛开会,我向来很少参加。但《抱瓦罐的女人》这本诗集,都被她送了四回了。《抱瓦罐的女人》,总让我下意识的想起巴尔扎克的《搅水女人》,但愿《抱瓦罐的女人》和《搅水女人》一样流芳百世。渠县老作家李明春中短篇小说集《生死纠缠》,小年轻贾飞的《中国式青春》等长篇小说,在语言上也乏善可陈,而文学创作的核心就是语言。龚放的《等待》,更是我们所有人的等待,千万不要让我们等到花儿也谢了。

  旅美诗人陈官煊,健步上台讲话时,女粉丝们疯狂尖叫。他讲到美国最火的网站,就是一个文学网站,令达州的网络写手们羡慕嫉妒牙痒痒。当然,这老头本身也是叫大家羡慕嫉妒牙痒痒。奔8的人了,却有着18岁的心脏和精力,银发飘飘,仙风道骨,近年致力于写情诗,新近选录这两年来的1000首爱情诗,出版了《相约来生》和《来生相约》两本诗集。与胡锦涛同为安徽绩溪人,比胡锦涛早生40年,当年以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的第一部爱情诗集《蕙的风》,而声名遐迩的湖畔诗人汪静之,一生只写情诗,活了94岁。汪静之个子不高,却追求到了当时浙江第一师范学校品行与成绩都是第一的学生符竹因(汪静之给她取名绿漪),这个符竹因,令胡适的侄子文二代胡思永得了相思病,以至咳血而死,使得胡适很想瞧瞧她,到底长得有多美,居然能让他侄子相思而死。就是这么一个官宦子弟趋之若鹜,极具杀伤力的符竹因,最后反而嫁给了其貌不扬的富农之子汪静之。据汪静之自己说,全是拜自己会写诗歌所赐。可见“诗人”桂冠很崇高,写爱情诗更让诗人散发灵光,让妹纸们痴迷沉醉,让妹纸们神魂颠倒。与其说绿漪爱上了汪静之这个人,不如说她爱上了他身上的那枚诗歌勋章。陈官煊的爱情诗比他写得多,也写得更有味道。他的美女粉丝,更是多如天上星辰。看这架势,也会比他更长寿。

  市作协 邹亮、作家宋小武、文艺评论家文理学院教授范藻、戏剧家张尚全、作家巴山石头符纯云、贾飞、李明春、诗人向萌、水自流、在凤凰山下论坛巴山文学版块活跃如铯氟等元素的向一等人,就网络写作都登台讲了话。有的慷慨激昂,有的义愤填膺,有的义正辞严,有的冠冕堂皇,有的道貌岸然,有的假模假式,有的装腔作势,有的温文尔雅,有的无病呻吟,有的如泣如诉,有的软玉温香,有的泛善可陈,有的言不及义,有的故弄玄虚,有的推心置腹,有的期期艾艾,有的假伪空,有的老套废,有的伟光正,有的高大全,有的吐槽,有的狗血,有的逆袭,有的逆天,有的幽默,有的沉闷,有的自豪,有的气馁,有的捧杀,有的棒杀。对于近年来的达州网络写作,水自流尤为痛心疾首,直呼堕落!堕落!巨堕落!超级堕落!彻底堕落!达州博客关闭了,凤凰山下草盛豆苗稀,达州别的论坛更是孤帆远影碧空尽,惟见长江天际流。尤为搞笑的是,今天在这里来参加网络写作会议的某些人,是正儿八百的高级黑,他们连网都不会上,遑论什么网络写作。他们来这里开会,无外乎是逮个机会露一露那一张脸。人,有时候是缺牙巴老头喝水,极尽无耻(齿)下流。这不是杯具,就是洗具。

  其实,网络写作,离开了民生,离开了文学,别的内容就难以抓住人的眼球。而要想写出价值,就应该关注人性,关注人类终极命运。说起写作,其实也简单,五个字:观世音菩萨。我是自由逍遥的闲人,也实诚惯了,在课堂上讲到具体内容,勉强可以讲几句,这种场面上的讲话,就没来由的紧张,没来由的忘词。前天在别处开会,我写了条微博:“大事开小会,小事开大会,盛事开耍会,要事不开会。无事找会开,开会自有事。要问有何事,和尚赶道士。” 这世道,开会都习惯讲大话废话官话鬼话慌话假话套话瞎话漂亮话门面话空口说白话就是不说人话。拿着话筒,我气短心慌,说了句:《达州日报?文学副刊西窗》主编冯尧,因事不能参会,要我代他向各位文友征稿,同时,《巴山文艺》杂志,我忝为小说编辑,凤凰山下论坛巴山文艺版,我是版主。一并欢迎来稿,不论长短。

  会议是AA制,每人60元,就在开会的地方,居然坐了10桌。可见达州网络写作人气,旺得像今天中午的太阳。茶园山乌梅酒赞助了酒水,这酒每瓶6两,酒精度15°,有梅子淡淡的酸中带甜,和蒸馏酒的一抹清香,古典现代有的者说中西两种风情杂揉,就格外令人沉醉。任贤齐慷慨悲歌:“沧海烧成酒,烫胸口,一口口都是愁。来啊来啊,苦酒满杯谁都不要过来挡!”李青莲仰天长啸:“将进酒,杯莫停。与尔同销万古愁!”令狐冲笑傲酒壶:“岁月催人老,一壶浊酒,把梦醉倒!”

  《巴山文艺》近两期连载了个小长篇,叫《狱警手记》,作者大辉郎王辉就坐我身边,他是达州监狱的管教干部,为人仗义,多才多艺,写小说、作词作曲等等,都是个中好手。酒量嘛,一斤不醉,两斤不倒,三斤才是刚刚好,劝酒的技艺嘛,往往劝得我不喝就瞬间觉得对不起党和人民,对不起父母亲朋。我们相识六七年来,每次与他喝酒,我都会酕醄大醉。《狱警手记》在《巴山文艺》编发后,反响很好,晚报又开始了连载。自然,这个酒就够我喝了。《狱警手记》原来的标题是《监狱尘事》,但有些人看到“监狱”二字,下意识的心惊胆战,只好改成了《狱警手记》。文学和政治人物总是要纠缠在一起的,是故“清风不识字,何故乱翻书”,两句诗就断送了很多人性命。在这个数千年的古国,什么都可能是无价之宝,惟有人命最不值钱。

  晓晨妹纸心细人好,见我光在喝酒,给我舀了两碗汤,劝我多吃东西。料想锦湖大饭店的厨子们下午都跑来看我们开会了,虽是桌子上重上重下的菜肴,但没什么可以下筷的。我猛然醒悟到,锦湖大饭店邻近州河,锦字本忌水,然连个湖字,水必然多了,水的五味为咸,难怪菜肴味道不行。兔子是狗撵出来的,话和感情是酒撵出来的。男女都不醉,宾馆没人睡。我提了瓶子满场子联络感情,三瓶下去,人就在恍兮惚兮中,天也蓝了,地也宽了,看人都一色俊男美女了。与巴山学者李开诚、火药郎君杜先生一见如故,二人夸我像阿弥陀佛,我只好心中呐喊,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贪嗔痴,三大毒。空不异色,色不异空。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马甲80004310在巴山文学上贴了很多诗,作为版主,我偶尔点开看看。他专门过来给我敬酒,我才知道他已是白霜上头寿登耄耋。这样的老人对于文学,尚且如此执着如此坚守,我等后进,岂敢不努力?文学毕竟是人类摆脱蒙昧的指路灯塔,是人类远离物欲的普渡慈航,是人类驱逐黑暗和邪恶的光明圣火。

  诗人大地木楼李宗原,赞助了会议幸运大礼包礼品,和饭后在大西街第九区的唱K。醉了晕了,大家都抢做麦霸了。我这个走音团的团长,开唱了个张杰的《天下》,居然获得了不少礼节性的掌声。有网友来了个《江南style》,我忽然想起中午从北南来的一幕。

  有相邻的两家饭馆,都办喜事,都请得有昔年黄英参加的那种乡村乐队来助兴。这种事,自然两家要比拼,要斗法的。一家是四个妙龄妹纸霓裳羽衣,露出许多卤肉,大跳《江南style》:“我爸刚弄死他(啊~)刚弄死他~喔~喔~喔~喔~我爸刚弄死他(啊~)刚弄死他~喔~喔~喔~喔!”另一家则是一个秒杀韩红的妹纸,穿身金蛇装,扭动着水桶腰,狂吼龚琳娜继《忐忑》之后的又一神曲《法海你不懂爱》:“法海你不懂爱,雷峰塔会掉下来!我们在一起,永远不分离!”这真是个混乱的世界,这真是个迷离的社会,这真是个疯狂的时代。作家方方2001年有个小说《奔跑的火光》,就是写的高考落榜的农村女孩英芝,参加了一个农村办红白喜事图热闹表演流行歌舞的乡村乐队,由此引发的种种悲喜剧。用方方自己的话说:“英芝这个人,也是不安分的,她是不想读书的,她是不喜爱劳动的,她是喜欢以轻松的方式赚大钱的。她是风骚的,她也是传统的。她是不清楚自己要做什么的,她却是知道自己想要得到什么的。她是野心勃勃的,她又是心怀有一份胆怯的。她很粗糙,她也很精细。”我不知道,跳《江南style》和唱《法海你不懂爱》的妹纸们知道这个小说不?但愿英芝的命运永远远离她们!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我问晓晨妹纸,江南style,什么意思啊?晓晨妹纸很是疑惑,你不知道?这个是韩语?? ???,歌名直接翻译就是:哥是江南范儿。韩国首尔的江南区嘛,是当地人眼中的富人聚集区,象征着时尚和富裕,许多有钱人和社会名流都在那里居住。所以歌名的意思,也可以说是“哥是上流范儿”、“富人范儿”、“有钱人范儿”有的者按现在的说法就是“哥是高富帅”之类纸醉金迷的东东。哦,卖呷的!晓晨妹纸听我讲了中午所见,说,法海你不懂爱,这首歌会有些什么样的暗示呢?我笑道,法海不懂爱,雷峰塔会掉下来吗嘛。其实不是法海不懂爱,是法海要阻绝不同物种的混血,保护人类基因的纯洁。人类面对非人类的文明时,到底要该肿么做?雷峰塔会掉下来呢,暗示旧的将会彻底崩溃。

  夜深风寒,打车回家,上网,看到晓晨妹纸发了条微博:“一场追逐梦想的盛宴!但终归夹杂着些许做作!是我不适应还是我追求太纯粹?感觉梦想也变得如此的虚无缥缈。哦,卖呷的!这一切都是搞起好耍的。”

  一切正统的,都在颠覆。一切异端的,都在逆袭。一切主流的,都在消解。一切旁门的,都在建构。一切神明的,都在颓圮。一切江湖的,都在庙堂。一切庸俗的,都在冠冕。一切高雅的,都在娱乐。一切世界的,都在边缘。一切隐私的,都在显彰。一切混乱的,都在秩序。一切规范的,都在无序。这,就是网络。这,就是网络写作现状。

  达州网络写作,屌丝们的逆袭何时才到来?写作屌丝们何时才敢于标榜:哥是网络写作范儿?

  东方不败说:“当众生踏上这条路,眼前是一片迷雾。默默承受着求不得苦。”

标签: 2021春联七言对联大全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