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没有听完脊背发凉的鬼故事?

第一语文网 34 0

(讲述)

曾经的经历至今还无法释怀。

我小时候爹娘经常生气打架。有一回爹抓着娘的长头发摁在地上,用有掌鞋钉的布鞋底向娘身上使劲地打。我哭喊着:爹,别打啦!别打啦!可是爹不听,不打夠不松手。我拽爹的脚试图拉开,爹压在娘身上一脚蹬我好远,头摔地上很快起个大包。

我正嗷嗷大哭,娘一会儿不见了。爹大吼到:别哭了,到你姥家找去!

那年我八岁,离姥姥家五,六里路。家里人是正做晚饭时打的架。我爹是老大,一看打架二叔三叔都离远远的,晚饭做好了没谁吃,奶奶在灶屋里一边哭一边擦泪。

奶奶去三叔铺上找出来一把手电筒,慌里慌张的小尖脚绊着门槛把手电简也摔掉了,我卸开电简用指头弹亮灯泡。奶奶送我到村外,按亮电筒,鼓励我,自己能去姥姥家找妈妈,一定把她找回来!

奶奶小尖脚,走路一歪一歪的像腿麻一样,有空就解开裹脚布用小刀削脚垫皮:奶奶是很难走那么远路的。

天黑了,这会儿是吃过晚饭涮锅洗碗的时侯。我光着上身(小时侯穷,夏天基本上全是光脚光身子)用胳膊擦去眼泪土尘,摁亮电筒,朝姥姥家那条小路跑去。

那会儿我不害怕,只想着早点看见妈妈,看妈的长发揪掉多少,看妈的头皮拽裂开了没有?罚誓长大为娘报仇。我是老大,下面又有两妹妹,打架前,小妹妹还在妈怀里吸奶水,不知道为啥又打起来了。

刚出村,电简就变暗甚至是想灭,只有一关一开灯泡才亮。我不敢乱照顺着路向姥姥家飞奔。大约才跑二里地,路边庄稼地里离我很近忽腾站出一个人,我本能的用电简一晃:一个披头散发看不见脸,我吓瘫了!

是妈妈双手把我搂进怀里……。哭足哭够了,我说:妈妈,你不要走,小妹妹还在吃奶;俺奶奶待你很好,我长大会待你更好……!

标签: 鬼故事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