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婚字怎么写么?(转载)

第一语文网 2 0

知道“婚”字怎么写么?

   女人昏了头,才结婚,没看见婚字怎么写么?

   数据显示,受教育越多、学历越高的亚洲女性越有可能晚婚或不婚。“剩女”这个词,是对她们的贬义歧视,大量的亚洲人并不是晚结婚,而是他们压根就不结婚。

   在日本,30岁出头的女性中有1/3未婚,也许她们中有一半这辈子都不结婚。在台湾,逾1/5近40岁的女性未婚,其中多数打算永远不结婚。有些地区不结婚率更高。在曼谷,40至44岁女性中,20%未婚;在东京,21%未婚;新加坡受过大学教育的女性,有27%不结婚。迄今为止,她们需要出去工作,而家庭和事业很难两全。与世界上其他地区不同,亚洲女性既要照顾丈夫和孩子,还要照顾年迈的父母,即使她们做全职工作,也得继续扮演这种角色。亚洲妇女的重担尤其沉重。

   过去30年里,东亚地区女性受教育的情况得到明显改善,基本消除男女文盲率鸿沟。在这些地区,男女接受教育的时间基本相等,15岁到24岁男女两性文盲率也基本相当。在韩国,每年颁发的硕士学位近半数为女性领取。 女性教育水平明显提高,面临的职业选择也更多更好。在东亚地区,三分之二的女性有工作,明显高于世界其他地区。在东南亚,有59%的女性有工作。在韩国,女性工作的比例甚至超过男性。 受过良好教育的女性加入职场竞争,无疑为亚洲经济增长做出贡献。与此同时,高学历的未婚女性却越来越多。在泰国,18岁即离开学校的女性中只有八分之一到40岁时还未婚。然而,大学本科学历的泰国女性则有五分之一在40岁时仍然未婚。 随着学历递增,亚洲未婚女性比例在明显提高。中学以下学历女性最有可能结婚,然后是中学毕业的女性,大学学历女性结婚的可能性则明显低于前者。美国的情况则完全与此相反,大学毕业的女性最有可能结婚,然后才是中学学历的女性。 教育水平的提高改善了女性的职业前景,却无从调整传统的择偶观和婚姻角色分配,从而导致高学历女性对婚姻不感兴趣。 在亚洲大部分地区,女性择偶标准仍然“向上看齐”,希望配偶的学历和收入高于自己。在女性受教育有限、没有职场竞争力的年代,以这样的择偶标准很容易找到对象。然而,如今不少女性无论学习或工作都不输于男性,可供她们“向上看齐”的对象势必有限。在韩国,这些拔尖而无从选择对象的女性被称作“金错过”,在中国则被称为“剩女”。 女性加入职场大军、开始养家糊口之际,传统婚姻模式却一成不变。尽管妻子和丈夫一样有着全职工作,亚洲家庭仍然是“女主内”。女性承担着从洗衣做饭、教育孩子到照顾双方父母的大部分繁重家务。 在日本,已婚职业女性每周工作40个小时,回家后还操劳家务30个小时,而她们的丈夫每周只干3个小时家务活。而在美国和西欧国家,夫妻双方从事家务多少不同,但分工不均的情况自上世纪60年代以来得到明显改善。如果辞职回家当全职家庭主妇,由于缺乏法律保障,她们在孩子长大后几乎不可能重返职场。  拒绝凑合结婚  难怪有人说,婚姻对女人越来越没有吸引力。一名38岁的日本单身女性说:“我们并非一开始就想单身。我们想要一个好的婚姻,但无法找到合适的结婚对象。男人们还没有改变过去的想法,对他们来说,女人变得太强大了。”  对提倡早婚、批评晚婚女性自私的日本社会来说,如今的趋势是对传统观念的大逆反。在20世纪80年代,到25岁还没结婚的日本女性会被称为“圣诞蛋糕”日本人在12月25日吃的蛋糕,到第二天就会被扔掉。随着晚婚的盛行,如今社会又把注意力集中到31岁还没结婚的女性身上,这样的女性常被称为“除夕面条”。婚姻失去吸引力正对日本的国家政策产生强大冲击。政府担心,生育率的急速下降会导致未来劳动力不足。

   亚洲人的婚姻观念正在悄然发生着变化,人们开始远离婚姻。结婚率下降的部分原因是亚洲人普遍推迟了结婚时间,有的甚至比西方都晚。在亚洲一些富裕地区如日本、台湾、韩国和香港等,平均结婚年龄在过去10年显著上升,女子为29至30岁之间,男子则为31至33岁之间。还有一些亚洲人根本就不想结婚,在曼谷,40到44岁之间的妇女有20%未婚,东京是21%,在新加坡,上过大学的这个年龄段妇女不结婚的比例为27%。通常亚洲妇女要伺候丈夫、孩子以及家中的老人,即便她们有全职的工作,仍被要求承担这些义务,这是她们拒绝婚姻的一个重要原因。另外,一般妇女为了照顾孩子会辞掉工作,当孩子长大后,她们再想找工作会非常困难。亚洲人的婚姻观会走向何方?这取决于两性在婚姻中的角色预期能否发生变化。婚姻法应该保证妇女离婚时可以分得更多的夫妻共同财产。政府也应该立法要求雇主们对男女雇员的离职一视同仁,并协助职工养育子女。

   享受单身生活

    在亚洲,妇女兼顾家庭和事业将非常辛苦,这也是她们拒绝婚姻的一个重要原因。通常亚洲妇女要伺候丈夫、孩子以及家中的老人,即便她们有全职的工作,仍被要求承担这些义务,尽管世界其他地方也是这样,但是在亚洲尤其严重。日本妇女通常每周工作40个小时,下班后还要做30个小时的家务,可他们的丈夫只做3个小时。一般妇女为了照顾孩子会辞掉工作,当孩子长大后,她们再想找工作会非常困难。这也就是为什么亚洲妇女开始对婚姻持悲观情绪,今年一个调查显示,与日本男人和美国人相比,日本女人对婚姻的态度更加消极。

    出于工作的原因,妇女对婚姻望而却步的同时,她们有了其他的选择。妇女现在经济上更独立,她们有能力独身生活,摆脱传统婚姻的枷锁。受教育程度也影响结婚率,教育程度越高的妇女,不结婚的比例越高。

    不结婚,不生孩子

    亚洲妇女现在享有更多的自由,一个本该庆祝的事情却成了结婚率下降的另一个原因。于西方国家相比,亚洲人在养老保险和其他形式的社会保障方面投资较少,因为他们预期家庭会照顾老人和生病的亲人。但现在可能要改变这种想法了,结婚率低引起了生育率急剧下降。上个世纪六十年代,亚洲的生育率为每个妇女生5.3孩子,现在仅为1.6个,有些地方甚至下降到1个,在人口老龄化程度加速的今天,这些都引起了很大的人口问题。另外还有些其他被忽略的影响:婚姻可以约束男性,也就是降低雄性荷尔蒙、减少犯罪,婚姻的减少也就意味着犯罪的增加。

    亚洲人的婚姻观能够复原么?如果两性在婚姻中的角色预期发生变化也许可以,但是改变传统观念十分困难。政府也许可以通过立法做些什么来促进这种改变。听起来可能自相矛盾,但是让离婚变得更容易反倒可以增加结婚率。如果女性发现,当婚姻不能维系,离婚是件很容易的事,或者当她们提出离婚,男性会非常紧张的时候,那些不准备结婚的女性可能会改变注意。离婚法应该保证妇女离婚时可以分的更多的夫妻共同财产。政府也应该立法要求雇主们,对男女雇员的离职一视同仁并协助职工养育子女。如果这些费用可以提升家庭生活的质量,那么肯定会减轻国家赡养老人的负担。

    一直以来,亚洲各国政府都将家庭生活,作为他们抗衡西方的最大优势。但是这种信心正在逐渐消失,他们需要清醒的认识发生在自己国家的社会巨变,并认真思考和应对。

   日本年轻女性推迟结婚的一个原因是在家里生活得很舒服。东京70%以上的单身女性同父母住在一起,她们不用做饭、干家务和洗衣服,担心结婚后就不可能像现在这样随心所欲地过日子了。现年31岁的河奈莉子说:“我母亲非常乐意照顾我,我当然感到很舒服。但她也在变老。可能有一天我们的角色会互换我去照顾她。”  年轻女性现在有自己的工作,不愿接受不能给她们带来更舒适生活的婚姻。日本职业女性的经济实力,使她们拒绝接受传统文化对女性的要求。  早稻田大学研究性别差异的小仓近子教授说:“女性在寻找一个能让她们做自己想做的事的婚姻伙伴。她们想要一个经济上和精神上都完美的婚姻,但没有很多男人能符合这个要求。” 38岁的离婚女性盛山悦子说,在今天的社会中,很多单身女性可以自己决定嫁还是不嫁,她们不再向社会压力屈服。 法律也应该给离婚的女性更多份额的家庭财产。政府还应该立法促使雇主提供更长时间的婚假和产假。通过以上措施提高结婚率,将减少未来社会照顾老年人口的负担。

标签: biang字怎么写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